<form id="tfzpn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     
              蔣一平
                蔣一平,1979年出生,中共黨員,2000年從浙江師范大學法政經濟學院畢業后在東陽中學工作至今,現任東陽中學政治學科主任、高三文綜教研組組長、高三(1)班文科班主任。近日,被國家教育部評選為“全國優秀教師”和“全國中小學優秀德育課教師”,成為此次我市唯一一名受到國家級表彰的人民教師。

                她自打當了老師便得了靈感。
                她教育你的方法不是來自于教育學,而是來自她對這些眉眼稚嫩的少年由衷的愛與激情。
                她時常領著你走,領著你去看去了解這個她愛的世界,走啊走啊,走過春秋走過冬夏,等你長成了目光堅毅、躊躇滿志的少年,她就放你到你想要的地方去。
                她愛你,用她滿腔的心與溫柔,目送你前往遠方。
                她有時候也希望,你能夠愛她,不必那么多,一點點就夠。
                她是你在高中生涯的大樹,或許還要久,或許是你一生經歷坎坷,面對天命時隱隱然依靠的支柱,通過那少年時的交談,那時的神情,那時的品質。
                她是蔣一平。
                她總給人一種愉悅暢快的心情。
                晨跑過后走過拐角,倐一抬頭,長廊那邊,階梯之上,她身著亮色的衣服,和著暖陽大步走來。頃刻間,“青”與“春”的真正意義逐漸清晰銘鐫起來,似乎有什么由沉寂躍入了靈動,這種力量通常柔和綿延,卻總是厚積薄發般在某個瞬間令人震撼。這貫穿在每個記憶層面的每個細節中。
                她希望自己是開心的源泉,盡可能地向孩子們展現她美的一面。課堂內外她總帶著燦爛的微笑,時常露出口中那顆可愛的虎牙;她用心捕捉孩子們成長的美好瞬間,從不吝嗇感謝與表揚。她給我們寄上元旦賀卡,甚至悄悄送上生日禮物;出差回來捎上當地特產,自己掏錢獎勵優秀學生進步學生┅┅她也毫不吝嗇地把這份愛給了其他班的學生。
                有時夜晚月影清疏,欄外江畔燈火零星,望著外面世界的自由與自身的“被圈養”,不知多少次萌發了憤世的悲態,自認為看清了高考乃至命運的全面臉色。然而我們該慶幸的是,在這種思想趨于偏激的時刻,她從不講“這就是高考”之類現實得讓人悲觀屈服的話,而是疏解夜晚的郁結,帶來晨曦的清風——這對于我們學生,尤其是高三學生,起著不可估量的作用——悲觀被動承受挫折,不如昂揚出擊!
              作為班主任,平姐是文科一班充滿朝氣的大家長。她常言文科生要有理科思維,文理并用兼容并包,同時文科生得有文科范兒,理性中更該有感性、通情達理的一面。
                她讓大伙兒自主制作班旗、選定班服、班級口號、班級印章、班級卡貼┅┅這大概是她作為政治老師所獨特擁有的民主思想吧,授人以漁,再循循善誘,放開來讓我們做事。
                有時她會吐吐舌頭說:“感覺自己底氣挺不足的,生怕自己說錯了某個知識點誤導你們。”她不知道,她的學生們都看到過那桌上滿滿當當的便利貼,厚厚的讀書札記;她不知道,雖然她從未夸耀過的自己的榮譽,但我們都清清楚楚;她不知道,她的優秀品質與過硬的學識,早已烙印在她教過的所有學生心中。那種持久恒遠的影響,宛如河流對山川的留下的印記,或許不會為人所津津樂道,但有目共睹,銘記于心。
                她接手第一屆文科班時,還是初入教壇。那時的她年輕卻得挑起大任,資淺卻得獨立摸索政治學科的學習方法與知識框架。在她的描述中,那個年輕的女孩拼搏到現在的成熟女性,給了我們太多對未來的憧憬,那個軌跡昭示著:靜下心來,“沉”得下去,方能達到自己的理想。她陸續獲得2009年5月金華市第九屆教壇新秀第1名,2009年11月東陽市政治教師評課比賽一等獎,2009、2011學年東陽中學第3、4屆十佳班主任稱號,2009、2011、2012年東陽中學第6、8、9屆十大育人標兵,2011年06月東陽市教學能力比賽一等獎,2011年6月金華市政治教師教學能力比賽一等獎,2011年浙江省教壇新秀,并參加“浙江省第27屆教師節座談暨優秀教師表彰大會”,更于2014年榮獲東陽市優秀班主任、全國優秀教師稱號;所謂名師出高徒,師者尤重桃李,她的優秀不僅體現在自身,更體現在成績斐然的學生身上。
                她始終相信,征服學生最重要的,是本身業務的過硬與由內而外氣質的感染力。
                平姐的氣質,類似于光:平等,熱情,溫暖,神采飛揚。如今是段對未來而言古老而單純的時光,一直對她有些沒說完的話,像日里夜里的流水,是山上海上的月光,反復地來,反復地去。
                如今恰好是我們的青春,天氣明媚,陽光正好,適合狷介,適合駘蕩,適合夢想,適合與她,攜手同行。
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蛋蛋彩票官网